★香港書展活動~~~
                    ★龍馬文學館即將成立~~
                    ★超商取貨付款務必取貨,未取貨者之後不受理訂單
                    ★一般會員升等為儲值會員方式
                    ★鄭豐喜基金會義賣活動
                    ★香港書展活動~~~
 
 
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   萌戀系列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代售書系 >> 驚鴻

點閱次數: 458
   驚鴻


                        冬瓜無毛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我寫的第一篇BL是《吾掌乾坤》,之後兜兜轉轉嘗試過許多不同的題材,這次寫《驚鴻》回到最初的古風正劇,就好像是繞了一個圈又回到起點,一個截然不同的起點。
我喜歡這個故事,喜歡看似散漫卻心機深沉背負許多的長樂侯,也喜歡木訥冷漠卻執著真摯的上官將軍。
他們兩個,從最初的驚鴻一瞥到最後的相濡以沫,經歷了許多許多。
這磕碰走來的路——就是《驚鴻》。

這個故事,我希望它能如「驚鴻」二字,在諸位的視野中永遠鮮亮。

作者一枚,撒得起漫天的熱血,經得起猥瑣的考驗。
作品包括《吾掌乾坤》系列,《驚鴻》,《重生之男子軍校(機甲神兵之重生)》系列,《王道進化》系列,《獵鹿》,《逐貓》。 
         冬瓜無毛 的所有作品: 
   


 


                        非墨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我寫的第一篇BL是《吾掌乾坤》,之後兜兜轉轉嘗試過許多不同的題材,這次寫《驚鴻》回到最初的古風正劇,就好像是繞了一個圈又回到起點,一個截然不同的起點。
我喜歡這個故事,喜歡看似散漫卻心機深沉背負許多的長樂侯,也喜歡木訥冷漠卻執著真摯的上官將軍。
他們兩個,從最初的驚鴻一瞥到最後的相濡以沫,經歷了許多許多。
這磕碰走來的路——就是《驚鴻》。

這個故事,我希望它能如「驚鴻」二字,在諸位的視野中永遠鮮亮。

作者一枚,撒得起漫天的熱血,經得起猥瑣的考驗。
作品包括《吾掌乾坤》系列,《驚鴻》,《重生之男子軍校(機甲神兵之重生)》系列,《王道進化》系列,《獵鹿》,《逐貓》。 
         非墨 的所有作品: 
   


 
編號 :101
作者 冬瓜無毛
繪者 非墨
出版日 :2011/7/20
 
冊數:1冊 
簡介:
上官將軍在南疆大勝莫汗哈爾草原鐵騎,
被祿明皇賜名驚鴻並冊封為二品大將軍,
在凱旋回京之後被京都最風流浪蕩的長樂侯段景玉看中。
看似冷漠木訥的將軍的感情其實卻只不過是段景玉與皇上之間的一個賭注,
得知真相的上官驚鴻該何去何從?
而兩人之間的隱患卻遠遠不止於此,
上官驚鴻胸口的黑色刺青又隱含著怎樣的暗潮洶湧

網路優惠價:34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太元曆1733年春,太元祿王朝上官副將攜十萬大軍在長函關外大敗南疆莫汗哈爾草原王國鐵騎,莫汗哈爾國王帶軍連夜撤退三百里,次日便派人送上了降書。
長函長達半年的大戰至此,終於塵埃落定。

祿王朝皇帝龍心大悅,下令大慶三日,全國上下稅收減半兩年、休養生息。
上官副將本只是定遠上將軍梁超的副手,此次一戰告捷被聖上欽點為二品大將軍,封號靖南,另外更被賜名驚鴻二字。
至此以後,全天下的人都知曉,祿王朝多了位年方二十七的靖南大將軍——上官驚鴻。

上官將軍大捷之後,帶領三千長函精衛花了月余才從南疆凱旋回到煙華京都。
那時正是3月初春,草長鶯飛、煙橋柳細。
祿王朝如今戰事消匿諸事太平,煙華京都內花枝嬌搖擺、碧湖泛漣漪,就連春光都嫵媚中都帶著旖旎。

上官將軍入城之後,便受到了京都人民的夾道歡迎,他騎著通體雪白無一絲雜毛的照玉馬,身穿暗黑色玄鐵甲,那身姿英挺筆直如同一杆昂然向天的長槍。
煙華京都的百姓仰頭看著這位年輕有為的將軍,眼神裏都是欽佩和尊敬。

一路緩緩抵達攬碧湖畔,尋常百姓已被御林軍攔阻在外。
上官驚鴻方才翻身下馬,撩起了戰甲下擺,單膝跪下遙遙沖湖畔一小樓的二層窗口行了一禮。
「末將上官參見聖上。」他聲音略微低沉沙啞,雖並不是十分動聽,卻有種金戈鐵馬的鐵血味道。

過了良久良久,二樓視窗那罩著的竹簾才拉了上去,一個錦衣年輕男子的身影探了出來:「上官將軍,聖上吩咐了,請將軍把頭盔取下再說話。」
那男子身穿玄色華服,手握象牙骨扇,聲音清清朗朗仿佛掠耳而過的微風。
眼角一點鮮豔欲滴的紅痣,即使隔著一整個攬碧湖,都能看得到那狹長斜飛眉眼中溢出的風流勾人笑意。

上官驚鴻望著那男子怔愣了一下,隨即才道:「是。」
他便這麼跪著,伸出雙手緩緩卸下了頭盔正正放在自己身前,這才恭敬地再次抬起頭。
可也就是這個當兒,二樓那小雅廂裏身穿明黃色錦袍的年輕皇帝已經兀自踹了視窗錦衣男子一腳,罵道:」改不了的色胚。朕幾時這麼吩咐過?」

即是如此,華服男子卻兀自鎮定地臨窗而立,啪的一聲甩開了骨扇悠悠道:「翩若驚鴻、宛若游龍,上官將軍果然不負驚鴻之名。真是一等一的才幹、一等一的相貌。聖上曰,上官將軍年少有為,若是心儀於哪家的小姐,也不妨說出來聽聽,指不定便能撮合成。」
上官驚鴻也沒想到會有這般的問題,他跪在原地搖了搖頭,又開口沉聲道:「末將並無心儀之人。」

那華服男子越發愜意瀟灑地搖了搖骨扇,一雙狹長雙眼笑起時勾人地彎起:「聖上還曰,靖南將軍平定南疆立了大功,除了加封二品大將軍,還賜將軍長天府邸一座、下人三百、黃金五百兩。」

上官驚鴻自然立刻恭謹地俯下身叩拜一記,低聲道:「謝聖上隆恩。」
再次抬起頭時,卻只見樓上那位華服的俊俏男子還是低頭看著他,春日的照耀下,那人的五官有些模糊曖昧,可嘴角那抹淡淡的笑意卻始終未有消散。

「上官將軍,我姓段名景玉,聖上賜封號長樂候。我的景玉府便就在你的長天府隔壁,以後有時間可要多多拜訪。」
上官驚鴻又是一愣才應道:「久聞大名,自然、自然是要拜訪的。」

……

一直到上官驚鴻離去之後,皇上才也負手站到窗前,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身旁的長樂候道:「段小侯爺,死性仍是不改啊。」
「皇上,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景玉自然是不能免俗了。」長樂候與皇上之間似乎並無太分明的君臣之隔,言談之間也只隨意以『景玉』自稱。
「且不談這個。朕倒是覺得,靖南將軍為人正直剛硬、不喜風月,即使無心儀之人,你這次也恐怕要栽。」
「當真?那皇上可要再跟景玉賭一把?」段景玉袍袖一攏,已把象牙骨扇收入了袖口,他伸出三根修長的指頭悠閒地搖了搖:「三個月。」
年輕的皇上眯起眼,眼裏閃過一抹複雜的光芒:「賭也無妨。不過你可莫要忘記朕之前的吩咐。」
「那是自然。」
「賭注?」
「不急不急。待我想好再說。」段景玉微微一笑,只是左眼角那一點鮮紅淚痣在春光的映射下越發的明豔照人。

……

上官驚鴻當晚便帶著數十個親兵從驛站搬入了皇上御賜的府邸中,整條十方街也就兩座偌大的府邸相鄰,一座是他的長天府,另一座便是那位長樂侯的景玉府。
騎著馬路過景玉府大門處時,上官驚鴻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那用金墨書寫了景玉府三個大字的牌匾,隨即便微微收了收韁繩,繼續往自己的府邸處行去了。

剛一進長天府,裏面就已是一副極為熱鬧的景象。
一律穿著湖藍色錦衣的下人們整整齊齊地站在前院內,似乎早已等候多時。
當先一位留著山羊胡的中年男子見上官驚鴻帶人進來,立刻微微躬身上前,熟練地幫上官驚鴻牽好韁繩,之後才開口道:「小人秦勉,之前在宮裏當職。此後小人就帶著這三百下人在長天府裏伺候上官將軍。將軍現下可有何吩咐?」
上官驚鴻一怔,隨即才翻身下馬,微微回了一禮才語聲略略沙啞地開口道:「我便只是想先洗個澡。有勞了。」

秦勉顯然是早已準備妥當,當下把上官驚鴻的馬交給後面的下人,然後就領著上官驚鴻到了後院的浴池去了。
長天府占地極廣,各個院落也都修建得漂亮大氣,亭臺樓閣之間自是錯落有致。
那浴池更是極為奢華的,呈橢圓形的池子用精細的樊花石修築,清澈的溫熱池水氤氳著霧氣,整個屋子裏略帶香薰氣息,一邁進去就覺得慵懶舒適。
秦勉小心地問了一句是否需要人伺候著之後,得到上官驚鴻搖了搖頭的回應,便無聲無息地退了出去。

上官驚鴻站在桃木屏風後,面對著豎起的足有兩米高的巨大銅鏡,遲疑了一下才緩緩抬起手,解起身上的玄鐵戰甲。
雖被稱為戰甲,可是實際上相較戰場上所要穿的重甲已經輕薄上許多。解開之後裏面便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雪白罩衫。
而那罩衫肩膀處,雪白中卻赫然隱隱露出一抹嫣紅的血色。

上官驚鴻的目光盯在肩膀處,隨即伸手解開脖頸處的盤扣把整件罩衫褪了下去。
銅鏡裏的男人如今已是渾身赤裸,只有肩膀處還纏著微微滲著血的繃帶。上官驚鴻在戰場上廝殺歷練數年,身材精悍卻並不過分壯實。每一處肌肉的線條都流暢而有力,皮膚單薄卻緊繃仿佛隨時蓄勢待發的獵豹。
渾身上下傷疤並不少,可讓人渾然想不到美醜,只有種喋血沙場的冷峻之感。

上官驚鴻似乎並不太過在意肩膀上的傷,目光隨即遊移到了左胸口處一道玄黑色的月牙形刺青上。
那瞬間,他的眼神第一次有些複雜迷亂起來。

……

太元祿王朝舉國上下大慶三天,朝堂也是一道免了。
這一大慶自然要在宮裏宴請文武百官,而且同時也為新歸來加封的靖南大將軍上官驚鴻接風洗塵。
這設在萬和宮的國宴,就定在了上官驚鴻回來之後的第二日。

上官驚鴻約是傍晚時分乘著轎子從長天府出發,約莫過了兩盞茶的時間,才堪堪停了下來。
「將軍下轎吧。到了玄武門了。」
上官驚鴻聞聲低低應了一聲,撩起簾子逕自走了下去。

這一出去,方才發現玄武門之外還真有不少人。
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的大臣們見他出來,似乎都稍稍地愣了一下。
眾人當然都知道有這麼個新冒出來的靖南大將軍,而且,早在上官驚鴻抵達煙華京都之前,這消息就已經流傳了出來。
天子腳下、朝堂之上,這派系權力之爭總是格外複雜。一個突兀殺出來的、年僅二十七歲的大將軍,先前卻只是個默默無聞的在南疆帶兵的,別無靠山、就這麼闖入了文武百官的視線。
這麼個人物,到底要不要拉攏、如何拉攏,都有待權衡。

一時之間,上官驚鴻與眾人之間仿佛無形之中有了層微妙的隔閡。
上官驚鴻站在原地,臉上兀自帶著絲慣有的冷硬神色,他遲疑了一下,剛想轉過身往最後面走去。

可是甫一轉頭,卻見一人迎面走來,人還未到清朗的語聲便已經飄了過來:「上官將軍,咱們又見面了。」
「段侯爺。」上官驚鴻微微行了一禮之後抬起頭,那人卻兀自笑盈盈地站在面前。

這還是上官驚鴻第一次真真正正把這位長樂小侯爺的模樣瞧清楚。
前日初次在攬碧湖畔相見之時,隔著遙遙的距離那人站在小樓之上,眉眼雖然看不真切,可卻依舊能感覺到那股勾人的魅力。
如今這位小侯爺就這麼站在身前,上官驚鴻卻不知為什麼,有了種不敢多看的感覺。

此次他穿得越發奢華,暗紫色的織錦寬袍,盤扣用金線細細緻致勾勒著,領口處也精心地繡了栩栩如生的鬱金香。
發色和瞳色都較之常人略淺,夜色中顯得像是漸漸暈開的墨苔之色。
一雙上挑的桃花眼,左眼角之下是那點鮮紅欲滴的朱砂痣,不消多說什麼,只是雙眼輕抬這麼淺笑著看過來,都依舊有種風流到讓人唇齒留香的感覺。

上官驚鴻在南疆常年征戰廝殺,帶兵苦戰之時,十天半月都未必能洗得一回澡。是以如今即使來萬和宮赴宴,也只是穿了件平淡的玄黑色錦袍。方才還未覺有何不妥,可到了此刻,才忽然有種微微尷尬的感覺。

——他這一輩子,又幾時見到過段景玉這般標緻俊俏的男人。

兩個人只是這麼面對站立了片刻,上官驚鴻本就不喜多言,跟這位陌生的長樂小侯爺又是不熟,自然也就不知該說些什麼。
段景玉倒依舊是笑盈盈的,可剛要開口之時,卻聽聞後面傳來一道聲線。

「景玉,怎的又不看好你的狐狸?」
那人語聲略帶清冷,可是講話的調子卻輕吞慢吐,倒也帶著種特別的韻味。
上官驚鴻與段景玉同時回身,只見一身穿天青色上好錦緞袍子的年輕男子緩步走來,肩膀上竟赫然趴著一隻毛茸茸的雪狐。

「哈,球球果然是跑去找你了啊。」
段景玉笑意更濃了些,待那男子走近了才平伸右臂,微微勾了勾修長的食指。
而本來還趴在青袍男子身上的雪狐好似是明白了段景玉的意思一般,抖了抖一身雪白的皮毛,後腿一蹬便輕巧地落到了段景玉的身上,毛茸茸的蓬鬆尾巴像是撒嬌一般在段景玉的脖頸處掃了一掃。

「乖球球。」段景玉低頭搔了搔雪狐的下巴,隨即抬起頭熟稔地拍了拍青袍男子的肩膀道:「來寒疏,這位便是剛剛凱旋入京的上官大將軍,封號靖南。」
「上官將軍,我身邊這位,姓齊名寒疏。與你是一般的年紀,本領可也大得很。現今是皇宮內八千御林軍的統領。」

「上官將軍。」
「齊統領。」
經由段景玉介紹的兩人自然同時微微躬身行了一禮,而在那之後齊寒疏似乎就並沒有什麼要繼續與上官驚鴻攀談的意思,而是轉頭看向段景玉,低低開口道:「景玉,我有些話要與你說。」

上官驚鴻也不是不識趣之人,便微微落下了兩步,讓段景玉與齊寒疏走在前面低聲交談了起來。
其實這位齊統領的名頭,上官驚鴻倒是聽說過。
主要是齊寒疏可謂是真真正正的少年成名,在朝廷當差之前他就拜入南方的大宗門修習劍法,師成之後早早在武林闖下了雷霆神劍的名頭,之後更是以僅僅二十二歲的年紀成為御林軍副統領,造就了一代神話。
沒想到短短五年過去,他就已經從副統領變成了統領。

方才與這位齊統領初次見面,倒沒想到對方也是個一等一的美男子。
一身天青色錦袍依舊勾勒出修長英挺的身段,他膚白若雪,一雙劍眉沒入髮鬢,鼻峰硬朗高挺,頗為淩厲的淺褐色丹鳳眼在剛才見禮之時有一瞬迸發出了一縷內家高手才會有的、雷霆般的銳芒,可是隨即卻又悄然斂去。

而此時,齊寒疏和段景玉並肩在前方邊走邊聊,一個風流肆意、一個清冷銳利,雪狐就蹲在兩人之間、段景玉的肩膀之上,不知怎的看起來分外的般配。
也不知是說到了什麼,段景玉似是忍不住笑了起來,那雙桃花眼微微彎起更顯得分外勾人。

上官驚鴻稍稍頓住了腳步,讓自己又多落後了約是兩三步的距離,這才獨自一人慢慢地跟著滿朝文武往玄武門內走去。

……

入了玄武門,這才算是真正入了祿王朝的皇宮。
而這皇宮又分為中宮、東宮和西宮。中宮乃是朝堂、太子學、三寺九部等政務處理所在,東宮自然是娘娘嬪妃等女眷的居所,而西宮則是設宴及招待外賓使者等的場所。
這萬和宮,正是西宮之首。

西宮既然是為了招待和設宴而建造,那各處宮殿、亭臺樓閣自然是極盡奢華之能事。而祿明皇設宴的萬和宮更是其中翹楚。
上官驚鴻甫一走進偌大的萬和宮殿,就被那副雕樑畫柱、金碧輝煌的畫面給微微震撼了一下。
大殿的高粱和牆壁之上,都鑲嵌著閃耀柔和卻高雅光芒的夜明珠。
而大殿的正中央則有著一座擺放成鼎之型的紅燭塔,近百枚紅燭綻放出的搖曳燈火與夜明珠的光芒交相輝映,再配上極品的冉蘭香薰,整個大殿都仿佛籠罩在一股聲勢浩大的華麗氣氛中。

上官驚鴻在南疆,的確是從未見過這般精緻奢華的場景。而走在前面的段景玉和齊寒疏卻顯然是對此司空見慣了的。
段景玉一進到大殿內,便往左側案席處首位的一個中年男子處走去,對著男子微微俯身行了一禮道:「父親大人。」
那中年男子一身象牙白寬袍,只是淡淡一闔首,卻並未開口。
他眉目與段景玉倒是有七八分的相似,只是這男子渾身上下的氣質卻是穩重儒雅,眉宇間頗有一番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睿智超凡氣息。

「那位便是當朝丞相段越天,長樂候的父親。丞相乃是當朝元老、位高權重,身受皇上器重。」
不知何時那位看起來清冷寡言的齊寒疏已經站在了上官驚鴻的身旁,淡淡開口說了一句。
上官驚鴻點了點頭,低聲道:「多謝齊統領指點。」
而那邊廂,段景玉卻似乎也並沒有什麼要和他的丞相父親多說,見禮之後便走到了左邊案席後面一點的位置坐了下來。

「走吧上官將軍,我們武官坐在右首。」
齊寒疏微微一伸手,帶著上官驚鴻往右手邊的席位走去。

上官驚鴻自然是與這位齊統領坐在了一起,對方雖然依舊是面若冰霜的冷漠神情,可是倒也還算細心,見到什麼當朝重臣也會介紹予上官驚鴻,照顧得甚是詳盡。
只是不知為何,上官驚鴻卻始終覺得齊寒疏對於自己,隱隱有著一分敵意。

過了片刻,齊寒疏微微側過身來為上官驚鴻順勢斟酒,他靠過來的時候身上隱約帶著一絲寒梅般冷峻的香薰氣息,煞是好聞。
可是緊接著,上官驚鴻便聽到對方有些清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聽聞上官將軍在南疆戰場上英姿煥發,一把流風斬月刀使得霸氣捭闔、威力驚人,自從將軍凱旋進京齊某便有心想要找將軍切磋一番。不知上官將軍意下如何?」

上官驚鴻一時一愣,緊接著下意識地抬起頭,卻在那瞬間看到對面坐著的段景玉桃花眼眯起瞟了過來。
他修長的手指握著白玉酒盞對著他們這邊微微一抬、隨即才被他一口飲盡,那嘴角的一抹笑意也不知道是沖著他還是一旁的齊寒疏。

「雷霆神劍的威名也是如雷貫耳,齊統領願意賜教是求之不得,上官定當奉陪。」
上官驚鴻的語聲依舊有些暗啞低沉,他微微轉過頭看著齊寒疏銳利的淺褐色丹鳳眼,眼神絲毫沒有半點遊移退卻。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